无人零售为何降温?

作者:   时间:2019-09-11 01:28
随着劳动成本逐年上升、移动支付的普及和人工智能、大数据、物联网等前沿技术的快速发展与应用融合,新零售自助产业蓬勃发展,作为其中代表的无人零售爆发出了巨大的潜力,传统巨头、新兴创业公司一拥而上,但同时也在加速行业洗牌。 在近期举行的第三届中国无人零售大会暨2019上海国际无人值守零售展览会上,数百家传统零售商、无人零售以及智能售货技术软硬件服务商联合亮相,纷纷展示零售智能化转型的新技术和新趋势。 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数据,近年来,中国自助售货机保有量呈现30%以上的高速增长态势,截至2018年达31万吨。 无人零售降温 “支持支付宝、微信和刷脸支付,10秒钟就能完成一单购买,我们提供智能无人零售整体解决方案,包括相关硬件和软件……”记者在第三届中国无人零售大会上,听到多家参展的无人售货机厂家在吆喝,展会挺热闹,但无人零售行业却正在由热转冷。 曾经,从缤果盒子到函数空间、从大润发到天虹、从无人店到无人值守货架和小卖柜等,“无人零售”在2017年下半年新零售领域被认为是火爆的关键词。 艾瑞咨询数据显示,截至2018年底,国内无人超市已超过200家,无人零售货架超过3万个。无人零售市场交易规模估计将接近300亿元,预计2020年将突破650亿,三年复合增长率在50%左右。 但从2018年开始,一批无人零售企业纷纷倒下。2018年年初,猩便利在先后获得1亿元天使轮融资和3.8亿元A1轮融资后,突然被曝出大量裁员,引起行业震动。 当年2月,无人货架项目“GOGO小超”因扩张过快及投放策略出了问题被曝停运,从开业到停运仅4个月。7月,长沙的孚利购无人值守智慧店开业不到一年就搬迁。2019年年初,无人货架企业果小美也宣布放弃无人货架业务。 退去狂热的无人零售开始进入调整期。 “在我看来,无人零售,一定有未来。但非常遗憾,无人零售现在是‘早产儿’。我们今天这些做无人零售的,其实很多都在宣扬怎么把便利店的人工成本降下来。 比这个更重要的是,如何让消费者真正地满意?今天的无人便利店也好,无人货架也好,我发现没有找到真正的痛点。”罗森投资有限公司董事、副总裁张晟告诉记者。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,大量无人店或无人值守货架的商品非常同质化,以零售产业本身而言,这样的低门槛且同质化运作会使业者的核心竞争力降低。 无人店一定要售卖高周转率的货品,尤其是食品和饮料,但这类商品在各家门店的确重合度很高,要想在商品品类上比拼优势是非常有难度的。无人店或无人值守货架的商品品类决定了客单价不会高,人均消费只有几元到十几元,仅数百元的日营业额。 无人零售为何降温? 由于缺乏人工在前台看管,货损率会非常高。有业者指出,如果标品的毛利率是20%的话,那么100元的日营业额,若每天丢10元的货,基本上这个生意是没有钱赚的。 货损所关联的下一个问题是扩张。货损如果过高,那么越扩张就损失越大。然而扩张是必需的,尤其是那些获得资本亿元级别注资的业者,若不具备规模,后续就无法开展平台化的商业模式。 苏宁科技集团常务副总裁荆伟认为,无人店不是单纯的炫科技,更应注重技术与商业的结合应用。只有从本质上进行改革和创新,才能在机遇与挑战并存的无人零售竞争中脱颖而出。 行业集中度提升 新零售的新技术、新玩法在不断迭代升级,对运营方而言,物流、供应链和精细化运营的竞争越来越激烈,后续经营并非易事。 记者在无人零售大会上,看到食品公司旺旺集团的展台,其已于2017年底投身无人零售领域,主攻自动售货机,截至目前在全国已铺机超过4500台,并设立了34个分公司服务点,计划到今年底将铺设的无人售货机数量扩充到1万台。 旺旺集团自动售货机运营中心负责人陈一良告诉记者,公司目前的自动售货机主要铺设于学校、医院、火车站等交通枢纽,技术上与微信、支付宝达成了战略合作,并配有免费后台系统智能管理和云监控平台搭建,消费者没带手机也能方便购买; 产品上,只售卖旺旺旗下的食品饮料,为抓住自动售卖机上的饮用水高频需求。“旺旺的自动零售业务目前已盈利,公司选择做这样的决策,更看重的是通过自动售货机积累的消费者数据,为公司产品研发和市场战略提供参考。”该负责人表示。 食品行业分析师朱丹蓬表示,食品企业进入无人售货领域,是基于传统渠道的无效性在不断提升,在传统渠道下投入很大的促销力度、费用,也很难拉动销量,而包含无人零售的新零售是未来的一个趋势,会逐渐取代传统渠道80%~90%的功能。 从前瞻布局的角度来看,食品企业布局这一块,流量、粉丝、销量、利润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兼得,但企业本身必须要有实力、有品牌、有丰富的产品线,否则满足不了自身发展需求。 罗森,4月也在上海发布了一款新型多功能自动贩卖机,在功能上集“自动售货机+货架+冷藏柜”于一体。苏宁,也积极投身无人零售的又一个大厂,荆伟指出,与目前市面上的其他无人店相比,苏宁智慧无人店在技术层面进行了多重创新。 “2000~2013年,全国各地开始有了无人售货机,但还没有智能化,入驻的场地租金也并不高。2013年后资本市场开始进入,无人售货机品牌百花齐放,场地费、租金开始大涨,存量机器也不断增加。 2015~2016年,新零售概念兴起后,快消品在无人售货机渠道投入了大量广告费。2019年是无人售货机的拐点,需要更谨慎、更理性。” 陈一良认为,随着这一波无人零售行业的洗牌,投资会日趋理性和谨慎,传统零售巨头甚至相关大型企业的加入,会使得行业集中度越来越高。 自动售货机的机遇 无人零售市场目前主要包括三种形式,其中自助售卖机市场开始得早,较为成熟,智能化技术改造、应用的可行性也相对更高,而开放货架和无人便利店主要集中在2017年开始爆发,并且均处于发展前期。 相对于有面积要求、货损较高、管理运营水平要求更高的无人便利店,无人智能货柜的成本小、货损低、占地面积小,与物业的谈判成本低,回款快,受到零售商和品牌商的一致看好。 中国连锁经营协会的资料显示,中国无人货柜数量应为270万台才能满足消费者的需求,但目前距离这一数量还差很远。 朱丹蓬认为,无人零售的阶段是前两年的草创公司+投资机构模式,在资源及硬件还没成熟情况下,经历降温和洗牌是必然的; 到第二阶段后,经历了渠道、管理等各方面的升级改版,以及与大数据技术结合后,已变成了自带流量的生态圈,企业要满足新声代消费者的喜好和需求,必然会有兴趣借助无人零售业态来提升自己产品的品牌、销量以及流量,此时产业端就会去满足这一需求。 无人零售市场的兴起,直接受益的是自助服务终端行业及相关产业链。 今年6月,布局无人零售终端平台业务的人工智能企业海深科技宣布完成4000万元A轮融资,由浙江联合基金领投,蓝郡创投跟投。该公司核心技术为商品图像识别,曾为京东、小红书等企业提供商品识别算法服务,从2018年初开始研发基于计算机视觉识别技术的G-BOX AI零售柜,与国内著名厂商海信集团有深度合作,在识别准确率和识别速度等多项指标上处于业内领先水平。 经历2017年的无人货架风口后,无人零售曾一度陷入困境,普遍不被投资人看好。但智能零售柜作为一个短距离触达用户的新流量入口,能够低成本打通线上应用,已经成为阿里和等巨头的布局重点。 在行业上游,作为国内智能无人售货机主要生产商之一的新北洋,占据了本届无人零售大会的核心展位之一,早年生产物流快递柜的新北洋,从2015年以来,开始聚焦新零售、金融和物流三大战略领域。去年12月公司还公告拟募集9.37亿元发力智能零售。 国盛证券分析,虽然无人零售行业正经历泡沫破灭期,但在中国人口老龄化大趋势和人力成本提升背景下,新零售业务有望成为中长期重要增长点,大趋势下公司仍有望受益。新北洋上半年新零售业务推进力度不达预期,但看好公司持续向下游应用拓展的未来机遇,维持“买入”评级。 此外,零售渠道商怡亚通也在加大无人零售为代表的新零售领域投入。业界认为,智能无人零售的上半场是跑马圈地式的“点位大战”,下半场的关键则在于立足自身需求和定位的精细化运营。